今天有對夫妻來調閱監視記錄,
和過往較不尋常的不再只是一個人,
我專注地在整理招募志工的資料時,
仍可聽見那位太太很氣憤地說:「我們倆也是從事志工服務十多年,根本不會和人結怨,偏偏遇到鄰居家中管教不嚴的孩子,總是對我們作怪。甚至警察局也無法替受害的一方做出最公正的處理。」後來我聽那位先生以很緩慢的速度,訴說從兩年前開始的故事。很多時候
我們能容忍的那些小事,若一再地出現是會磨掉我們和善的態度。在這過程,以同理心進入那段歷史軌跡,我不禁納悶若我遇到這樣的狀況,又該如何解決呢?

今天伶開始寫起社區營造員培訓的「功課」了,
我則將重心放在「全國社區民俗表演觀摩會」的網頁連結,
並和嘉藥社工系學生討論志工招募與管理事項,
實習接著只剩三天嚕。

★脈絡地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