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02-10 22:44/張家齊

說到銀器,您一定會想到丹麥的「George Jensen 喬治傑生」,喬治傑生的每一件作品,都是銀匠在攝氏800度下,至少花上350個小時,慢慢敲打出來的。

喬治傑生銀匠麥可伯特費爾德:「一開始的時候是這樣,用榔頭去敲它,這是第二階段,然後你要敲它的同時必須加熱。」


在攝氏8百度的溫度下,把一塊銀片一步步敲打錘鍊,變成茶壺,這就是GEORG JENSEN,丹麥最知名的手工銀製品公司,泰唔士報80年前說,這將是未來的古董;紐約論壇報說他是300年來最偉大的銀藝大師。麥可伯特費爾德:「這 是個非常漂亮的作品,全部都是手工敲打,所有的橢圓弧度,都不能用機械製作,你只能靠手工來。」


不管是1930年以前古典的圖騰風格,或是1930之後簡約的後現代風格,仔細看這些宛如藝術品的表面,彷彿敲打過1萬遍、2萬遍,一點一點手工敲打的錘痕,正是價值所在。銀匠麥可伯特費爾德:「所有跟鐵鎚有關的事,這是真正重要的技巧,是的,錘擊工作。」


麥可伯特費爾德:「所有這些線條,都是從內緣往外敲出來的。」麥可伯特費爾德:「在將近350個小時之後,才會出現成品,這是在1948年由考伯所設計的。」


這樣的一個水壺,大概要價台幣70萬;而這個1918年由喬治傑生本人設計的高腳葡萄銀盆,依尺寸大約台幣60到80萬;喬治傑生的昂貴,立基於他們對品質的要求。記者:「牆上的人是誰啊?」麥可伯特費爾德:「這是我父親,這是我祖父。」


在GEORG JENSEN待了20年的他,祖父和父親都在這裡工作過,跟所有員工一樣,四年的學徒生涯後,一年只有一個人能一場宿願,錄取到這裡工作,而問他對一件作品的期許,他以十年前一位女士問過他的問題,回答我們。


麥可伯特費爾德:「10年前,我正在做一個托盤,她問我,你10年內要做些什麼,我說,我希望作一個,就像這個,10年之內她聽了說,難道你沒有其他的企圖嗎?但事實上,這是一個很大的企圖,讓我做的托盤,每一次,都好一點。」


拋光、研磨,一道道馬虎不得的手續,其實喬治傑生也不是真的那麼遙不可及,一樣的糖果盒、一樣的花盆,不用銀,改用不銹鋼,一萬台幣有找,是讓大眾消費, 貼近大師作品,有人說,丹麥是全球最快樂的國家,他這麼說。記者:「你覺得丹麥人快樂嗎?」麥可伯特費爾德:「喔,我就是世上最快樂的人啊!」

★脈絡地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